全球新視野

印度明搶小米47億,跨國公司的“屠宰場”為何對中國企業痛下殺手?

admin


印度明搶小米47億,跨國公司的“屠宰場”為何對中國企業痛下殺手?

讀者經常錯過文章更新

保持聯系,一起前進

◎智谷趨勢Pro(ID:zgtrendPlus)|逍道一,震谷子

剛才,大消息傳來,印度沒收了小米當地銀行的6.76億美元,約48億人民幣!你知道,小米印度利潤最高的一年只有3.5億元,由于不必要的原因,罰款超過50億元,近15倍。這一次,它真的被印度人掏空了。

事情的原因可以追溯到一年前。

2022年5月1日,印度扣留了小米科技印度私人股份有限公司555億印度盧比的資產。當時的匯率為7.25億$(48億$),現在的匯率為6.76億$(47億$)。

印度給出的理由是,你小米以“特許經營權”的名義秘密向海外神秘實體匯款。根據1999年的印度外匯管理法,你小米的行為是非法的??!而且不包括在進出口商品的交易價值中,構成逃稅行為,需要重新征稅,凍結小米的存款!

當然,小米不承認這一指控,并立即提出上訴。據小米介紹,超過84%的匯款給了美國半導體高通公司。

這是一件很容易理解的事情。高通公司與小米合作,向小米銷售芯片的使用權和標準,當然,收費,更不用說你的印度了,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只要你使用高通公司的芯片,你就會給錢,這就是保護知識產權。

但沒想到,印度就是不承認,想白嫖!就在幾天前,4月22日,負責此案的高等法院駁回了小米的上訴!維持原判!

換句話說,小米印度當地銀行賬戶上的555億印度盧比都消失了!單方面被印度沒收!

這甚至是印度政府在兩年內第二次壓制小米印度公司。2022年1月,印度稅務情報局(DRI)小米印度65.3億盧比(約合人民幣5.58億元)被罰款。

兩次加起來近52億人民幣,就這樣落到了印度人手中!

禍不單行的是,小米去年在印度的領先地位被三星奪走,而另一家巨頭蘋果不僅投資了印度的iPhone生產線,而且庫克在7年后高調回到印度,出席了孟買第一家蘋果店的開幕式,并感謝印度總理莫迪。

在短短七八年的時間里,在印度大喊“Are you OK?“雷布斯”致力于國內汽車制造業,熱愛中國的庫克也開始雙邊押注,始終跟隨最大人口國家的步伐。

但印度仍然是流氓印度,也是跨國公司沉默的巨大“黑洞”。

據統計,截至目前,印度至少有500家中國企業遭遇了稅收和合規性普查,從手機制造商、設備供應商到基礎設施投資者和移動應用程序供應商。

自2021年12月以來,包括華為、中興、vivo、許多手機制造商,包括OPPO,都受到了印度相關部門的調查。

印度還對其他跨國公司進行了稅務審查。例如,去年6月,亞馬遜在投資一家零售集團的交易中被判隱瞞,并被罰款20億盧比(約1.7億元)。例如,許多日本和韓國公司也面臨著同樣的情況。2021年,印度稅務機關突襲富士康,理由是隱瞞收入、避稅和虛假賬戶。

稅收問題是印度政府通常用來規范或限制外國企業的方式。近年來,印度稅務機關對殼牌、諾基亞、IBM、沃爾瑪、凱恩能源等外資企業進行了稅務調查,并開出了高額罰單。

總之,印度面前“人人平等”,什么中企美企,都要雁過拔毛。為此,歐美還專門為印度這種情況制造了專有名詞——Tax terrorism(稅收恐怖主義)。

最好的案例是2007年沃達豐轉讓案。

簡單地說,由于轉讓的公司主體設在開曼群島,避免了印度所得稅法規定的轉讓印度公司股權需要在印度納稅的條款。但印度稅務局建議國會修訂所得稅法,規定印度公司股權的間接轉讓也應在印度納稅,從1961年開始可追溯50年。訴訟從2007年到2020年,從地方法院到國際仲裁。

當你認為印度的苛捐雜稅已經結束時,印度可以制定新的稅收理由。例如,2020年,印度政府宣布對在中國提供數字服務的外國企業征收2%的“數字稅”。

數字稅的目標基本上是一些富有的互聯網公司。在印度政府看來,只要這些公司的最終目標客戶在印度,他們就需要繳納數字稅。

《敵方資產法》比上述苛捐雜稅更讓人發抖。

根據1968年實施的法案,印度政府有權沒收任何由敵人、敵人實體或敵人公司或上述對象管理的財產。

你認為這個法案只用于戰時嗎?不是。

2018年,印度政府修訂了該法案,移民到中國或巴基斯坦并在當地獲得公民身份的印度人被視為“敵方資產”,政府將拍賣這些資產。

在稅收恐怖主義下,中國中小企業更是申冤無門,只能默默吞下苦果。

據虎嗅報道,印度“重要產業鏈(如手機)上80%的中小中國工廠已經倒閉”,這些小工廠和小公司經不起來回審查,也經不起巨額罰款。他們中的許多人以慘淡的告終。一家企業在印度工作多年,營業額8億元,賬戶現金只有1億元。但由于“查稅事件”賬戶被凍結,罰款6億元,只能以破產告終。

由于在印度投入過多,大企業要說再見并不容易??煽诳蓸?,IBM、以通用和谷歌為代表的美國公司通常選擇先撤為尊,就像他們撤離阿富汗一樣。

甚至一些中國大企業也經常采取行動。

阿里巴巴大規模撤離了在印度的投資。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2月10日,孟買證券交易所數據顯示,阿里巴巴新加坡電子商務私人有限公司以每股642.74盧比的價格出售印度最大數字支付公司Paytm2143萬股,總交易約1.67億$。交易結束后,阿里巴巴已經清算了Paytm的所有股份。

事實上,自2020年印度對中國企業投資實施限制以來,阿里巴巴已逐步撤出在印度的投資。2021年初,阿里巴巴將印度網上雜貨零售平臺BigBasket股份出售給塔塔集團。2022年5月,阿里巴巴和螞蟻集團清空了Paytm Mall全部股份。2022年11月,螞蟻集團據稱又賣出了約3%的印度美食推薦平臺Zomato股份,交易額約2億美元。

此外,《經濟時報》的一份報告稱,在被印度政府禁止三年后,Tiktok關閉了印度辦公室,解雇了所有員工,大部分員工被轉移到巴西和迪拜的公司。

2023年,印度繼續加大對中國企業的壓力。據《印度教徒報》2023年1月21日報道,印度召開第57屆警察局長會議,重點討論中國商業實體對印度的影響。

阿富汗是帝國墓地,印度是跨國公司墓地嗎?

面對印度相關部門的處罰,一些中國企業堅持合規合法,但印度執法部門人身威脅其高管。

根據公司向當地法院提交的材料,他們的前執行董事和現任首席財務官都被當地執法機關警告,他們必須按照指示發表聲明,否則他們將面臨逮捕、前景損害、刑事責任和人身暴力等后果。

一開始,高管們很努力,但他們很快就堅持不住了。因為印度執法部門還威脅高管的家人。

壓力不僅來自印度官員,也來自印度民間。

2018年,一家中國家電企業在印度投資建設模塊廠。2020年,該廠與園區另一家企業的工廠被工人砸碎。暴力很快引發了連鎖反應,最終影響了整個工業區。

工業園區有蘋果OEM,印度媒體報道稱,超過2萬部蘋果成品手機在暴力事件中被盜。

中國企業余生都表示“只要不砸工廠,我們就會滿意”。

根據孫正義的時間機理論,不同國家的產業階段是不同的,我們可以利用發達國家的現狀來賭發展中國家的未來,充分利用不同國家和產業之間發展的不平衡。

正是這種“時差”讓從未踏上印度的人對這個市場有了更多的期待。他們希望當年在中國的紅利能在印度重新上演。

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在2013年底提出后,在中國掀起了一輪出海印度的熱潮。

然而,《經濟學家》對印度市場的預測稱,大企業期待著支持新一輪經濟繁榮和消費盛宴的印度中產階級迅速出現,但這一群體在現實中幾乎不存在。

印度前1%的富人只與香港相當,后9%接近歐洲中部,約5億人的生活水平接近最貧困的非洲。這種貧富人口結構遠離中國。

人窮但志不短,印度有很強的民族自尊心,這種“自尊心”已經成為遠遠超出自身實力的“神秘自信”。

印度人越來越自信地認為,他們將超越日本甚至中國;他們的“國內商品”可以取代所有的外國商品,尤其是中國商品。

2020年,莫迪政府高調出臺了“對華產業替代”政策。

莫迪的“替代中國產業”政策可以進一步簡化為“三個替代”:用“印度制造”和“第三方制造”代替“中國制造”;用“印度資本”和“第三方資本”代替“中國資本”;以“美西方 印度的工業合作模式取代了“美西方” “中國”產業合作模式。

有專家學者說這是ABC,也就是ABC,Anything But China(除了中國,什么都可以)。

圖源|豹變 印度智能手機top5廠商市場份額變化趨勢

盡管印度政府不遺余力地培育和保護當地品牌,但當地制造商仍然無法逃脫邊緣化的命運,但“中國制造”非常受歡迎。當地品牌已經成為一個負擔不起的戰斗,導致印度更加不平衡。

2020年6月,擁有7000萬成員、4萬個分支機構的全印度商業協會(CAIT)列出了抵制清單,列出了3000種中國產品,從紡織品到電子產品,無處不在。

結果,印度經歷了20年來最大的經濟衰退,“抵制中國”半年多。

印度目前的經濟指標,無論是GDP,、鋼鐵煤炭、石油電力、汽車生產,基本上都處于2004年中國的水平。

2004年,美國深陷中東,電子產業向內地轉移,中國剛剛加入世貿組織。在這一“歷史機遇”下,中國電子產業振興計劃出臺,大量基礎設施項目相繼啟動,“中國制造”開始擴大國際影響力。

目前,中美摩擦加劇,產業鏈“脫鉤”聲此起彼伏。印度面臨的形勢與十多年前的中國非常相似。但這個世界上有一種錯覺,叫做“中國可以,我也可以”。

對于后發經濟體來說,土壤改革幾乎是工業化的唯一途徑。日本、韓國、中國都進行了土壤改革。

在中國,政府從農民那里征用土地進行補償和安置。然后將集體土地轉讓給用戶。這個轉讓過程中的價格差異是“土地財政”。除了它的缺點外,優點是地方政府獲得了城市基礎設施資金和投資籌碼,這是制造業發展的重要因素。

在印度,政府征收土地后,直接轉讓給土地使用者。沒有任何好處的地方政府自然沒有動力推進征收,甚至故意增加封鎖,以平息當地輿論。

天元的區別在于,特斯拉與上海達成合作后,從一個空地上蓋廠到第一批成車交付,只用了537天。

中國政府的誠意和效率使馬斯克再次將儲能工廠放在上海。

2020年10月2日,面對印度網友“特斯拉何時進入印度”的提問,馬斯克莊嚴承諾——“明年一定”!

然后,就沒有了。也許馬斯克比印度更喜歡火星。

日本欧美国产